网贷窝

备案,110亿“包袱”成红岭创投备案第一难题

红岭创投

  去年12月8日,P2P网贷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向各地P2P整治联合工作办公室下发了《关于做好P2P网络借贷风险专项整治整改验收工作的通知》(以下简称“57号文”)。通知要求,各地应在2018年4月底前完成辖内主要P2P机构的备案登记工作,6月底之前全部完成。

  截至时代周报记者发稿,全国范围内尚无任何平台通过备案。对于诸多网贷平台而言,接下来的几个月可谓关乎生死。

  “正在根据监管的要求逐条进行调整,监管要求整体而言还是挺细的。”上海一家大型网贷平台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。事实上,没有任何迹象表明大平台会优先获得备案。而另外一家大型互金平台人士则告诉时代周报记者,关于备案的进展情况,目前在公司内部比较敏感,是否有机会成为第一批入围名单亦不得而知。上海一家曾陷入被监管调查传闻的网贷平台,更是对时代周报记者的采访要求如临大敌。

  “零备案”

  按照“57号文”要求,各地在2018年4月底前完成主要P2P机构的备案登记工作,6月底之前全部完成。这意味着,2018年上半年将掀起备案热潮,网贷平台合规化将逐步完成,但对于备案失败的平台而言,这将意味着生死劫。

  根据“57号文”,监管层提出,对于备案失败的平台,可以根据其具体情况,或引导其逐步清退业务、退出市场,或整合相关部门及资源,采取市场化方式,进行并购重组。

  此外,充分协调工商管理、公安等具有行政执法权的部门,在机构退出环节依法履行相应职能,确保不发生处置风险,守住不发生系统性区域性风险的底线。这表明,如果网贷平台无法完成备案,将不能发新标,只能在消化存量业务后退出市场。

  伴随着网贷备案期限将至,备案登记作为网贷平台从事网贷业务的入场券,意味着合法身份的确认,正产生一系列的连锁反应。有不少投资人在网贷论坛上表示,没备案不敢投资。

  厦门金融办在2017年11月率先公示网贷平台拟备案信息。乾方位、农金宝互金、易利贷、日日进、京东旭航等5家网贷平台获厦门金融办官网拟备案公示。不过,对此备案情况,目前厦门金融办网站上并没有看到与之相关的新内容。

  而对于其他地区的网贷平台来说,伴随着最后期限的日益逼近,仍无确切的备案名单传出,无形的压力也如影随形。

  在时代周报记者的采访过程中,部分平台对于备案进展情况讳莫如深。在“零备案”的同时,有些网贷平台选择退出。1月23日,上海一家网贷平台“领投鸟理财(注册领红包)”宣布正式停业。

  与此同时,部分平台则全力冲刺备案。多数大网贷平台目前均以备案工作为第一优先级,有些网贷平台正在申请ICP经营许可证,有些忙着做国家信息系统安全等级保护三级认证,还有的在银行存管上做最后的冲刺。

  按照“57号文”的要求,各地最迟应于2018年6月末之前完成整改验收以及后续备案登记,而2016年8月24日后新设立的网贷机构或新从事网贷的机构,原则上不予备案登记。值得注意的是,进入厦门金融办拟公示名单的京东旭航为京东金融全资子公司,注册资本5000万元,成立于2017年9月27日。

  事实上,网贷平台拿到了备案并不等于将一劳永逸。据了解,上海监管部门将探索设立注销备案登记制度。这意味着,即便网贷平台能够获得备案,如果出现风险或者违规经营,监管部门同样有权将其备案进行注销。

  违规资产处置成难点

  2017年2月发布的《网络借贷资金存管业务指引》,加上8月出台的《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信息披露指引》,再结合2016年11月《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备案登记管理指引》,标志着网贷行业银行存管、备案、信息披露三大主要合规政策悉数落地,并与2016年8月24日发布的《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》(以下称《暂行办法》)共同组成网贷行业“1+3”制度体系。

  至于多少家网贷平台能够最终完成备案,各地金融办目前均未给出具体数字。****数据显示,截至2017年12月底,网贷行业正常运营平台数量达到了1931家,相比2016年底减少了517家,全年正常运营平台数量一直单边下行。由于平台整改进程尚未完成,预计2018年网贷行业运营平台数仍将进一步下降。

  中国人民大学金融科技与互联网安全研究中心主任杨东表示,网贷备案对平台的资料要求并不严苛,所要求的资料也基本是平台基本信息资料,不过备案登记申请是由地方金融监管部门进行审核,可能会存在一定行政区域审核差异。

  据媒体报道,上海、广东等地的网贷整改验收工作由银监局、金融办牵头,这些地区的网贷机构的备案需要获得“双同意”,即金融办及银监局都必须认同,才可能获得备案。

  对很多平台而言,备案最大的考验莫过于整改及验收,而整改的关键则在于网贷平台违规资产的清偿处置,网贷行业当前违规资产的处置重点在于超限额标的。与之对应的是,对于平台体量不大、违规存量处置承压较小的平台而言,整改、备案进展相对会偏快。

  《暂行办法》第十七条规定,网络借贷金额应以小额为主。网贷机构应当控制同一借款(享低息贷款)人在同一网贷平台及不同网贷平台的借款余额上限:同一自然人在同一网贷平台的借款余额上限不超过20万元;同一法人或其他组织在同一网贷平台的借款余额上限不超过100万元;自然人及同一法人或其他组织在不同网贷平台借款总余额不超100万元和500万元。

  据行业第三方统计,截至2017年12月,样本平台中每个借款人待还金额超过20万元的累计待还占样本平台总待还的比例为43.61%;每个借款人待还金额超过100万元的累计待还占样本平台总待还的比例为29.80%。与年初的占比数值相比较分别下降了14、17个百分点,不过形势依然严峻。

  在网贷行业,红岭创投向来以大标知名。在1月底的存管与备案进展说明会上,面对上百投资人对备案进展的追问,红岭创投董事长周世平称,红岭创投备案的唯一障碍,就是原有的大额存量资产,被定义不合规的资产,目前最大的问题就是存量资产处置。

  周世平称,合规备案有几个前提条件,第一是存量资产的处置,第二是合规资产开发,第三是银行存管,第四是信息披露,另外还有ICP(网络内容服务商)金融资质。而红岭创投最大的问题是存量资产处置,为此银行存管也进展不快。

  根据监管规定,网贷大标事实上已经获得了“死刑”宣判。红岭创投总裁项旭透露,截至目前,该平台大额资产存量约为110亿元。如何处理这些存量资产,成为摆在其备案面前的最大难题。

  “目前来看,各家平台都在采取存量转化的措施,各家都差不多。”周世平称,从与地方监管沟通的情况来看,原有的存量资产可以作为历史原因承接。同时,也计划通过其控制的其他公司来承接红岭创投的存量大标资产,在投资人的用户体系里进行置换。

  周世平表示,基于上述考虑,红岭创投准备3月底开始进行备案。同时,红岭创投还联合了上市公司、国有控股公司等成立新的平台,按照新的监管规则运作,上线以后符合合规资产要求,也在申请合规备案。

  清理超标存量资产的同时,开发合规资产也是当务之急。该平台也在开发符合监管要求的其他小额借贷产品。周世平表示,红岭创投已经有针对性地开发了多种小额分散的合规产品,将尽快推向市场。


上一篇:风险备付金被禁 P2P网贷平台尝试应对逾期新举措

下一篇:春节后网贷现“标的荒” 现资金长期站岗

发表评论: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

© 2017 网贷窝 蜀ICP备16004179号
网贷窝:第一时间发布网贷新闻、P2P投资理财最新消息
诚信网站:网贷新闻